不想弃保变乱倒票?配票策略要考虑「单独」选民

2020-04-25  阅读 961 次 作者:

昨日出炉的立法会选举结果,有不少均出乎意料之外,似乎都是受「弃保效应」影响。例如在民调中一直领先的涂谨申,最终只以万票之差力压王国兴取得议席。相反选前估计要跟民建联周浩鼎争最后一席的邝俊宇,却取得超过49万选票,成为票王。

其他地方选区亦有类似情况,例如港岛区公民党的陈淑庄在民意调查中排第二,最后却只排第六得到最后一席。又或者「长毛」梁国雄在选举后期,于民调中尚算稳阵,结果得到3万多票,以千多票之差赢得末席,反而民调支持度较低的陈志全及张超雄则分别获得近4万6千及5万票。

配票比自行弃保安全

虽然今届选举民调引起争议,但上述票数落差,不能够单纯以民调误差解释。在投票当日,雷动计划的投票建议被广传,支持非建制派的选民或因为按建议选择弃保,以致有候选人「高开低收」,另一些边缘候选人反而高票当选。

无论如何,有不少选民会参考民调投票,务求所支持的派系在比例代表制中取得最多议席,是合理考虑。但要避免弃保过头变成乱倒票,就必需要有计划去配票。

自发配票的最佳方法,是先选定数个合心水的候选人,再找几名立场相约的亲友按比例投票。例如有A、B、C三位候选人,A及B民调显示较为安全,C则在落选边缘。那幺可以找来3位同样支持他们的亲友,商议一人投A、一人投B及余下两人投C。假如4人各自决定弃保,可能会变成4人全部投C,造成A、B低票而C高票的局面。

必须说明,没有人能够事先得知各候选人票数,也没有人知道每位候选人的支持者当中,有多少是坚定不移的「铁票」、有多少是不介意投其他候选人的「策略选民」。缺乏这些数字,配票比例的估算注定难以準确,但至少可以减少浪费的机会——这正是配票策略的目标。

选民或寻投票指引,不作配票

不过,今次选举结果显示,自发跟亲友配票的选民数目也许不多(亦有可能是民调严重错估,本文暂不讨论),反而不少选民在投票之前急于寻求投票指引,在大量选民同时弃保的情况下,导致最终结果与民调有反差。

民主党及民建联均派出两条名单出选超级区议员,两党均使用地区去配票。例如民建联呼吁支持者,如果住在新界就投票给周浩鼎,如果住在港岛或九龙则投票给李慧琼。而民主党呼吁九龙、新界西的选民支持邝俊宇,港岛区及新界东选民则投涂谨申。

分区的好处是方便设计宣传品,与地区候选人配合。但最终民主党因为邝俊宇形势危急,改变策略容许邝跨区拉票,或有份造成邝得票比涂高出超过一倍的局面。民建联方面则较为平均,现任议员兼党主席李慧琼票数比新丁周浩鼎高出4万票左右。

在投票日,民主党于报章刊登全页广告,上半是邝俊宇跟许智峯的大头照(再加李柱铭及陈方安生头像),到下半页才是其他候选人——包括涂谨申——的相片。虽然照片有细字写下分区投票策略,但照片的大小显然更影响受众观感,受广告影响而投邝的选民,比例上较多亦不足为奇。

新界东选区中,「长毛」梁国雄呼吁支持者配票支持「慢必」陈志全,打出「一票长毛,一票慢必」的口号。这个策略虽然简单,但仍会有支持者在不配票的情况下,担心陈志全落选而未有投予梁国雄,这可能是导致陈比梁多出一万票的部分原因。

设计「单独」选民可参与的策略

正如前文所述,缺乏选民意愿的準确数字,难以找出这些差异的确实理由。然而,各个政团在下届如果想透过配票策略获得更多议席,就需要再三考虑如何设计及宣传配票策略。

分区配票虽然仍有其作用,但在网络宣传效应越来越大的情况下,须考虑到不同候选人的网上影响力。此外,即使候选人提出配票策略,自行投票、不跟他人配票的「单独」选民无法跟随,但其实也不是无计可施。

例如,候选人可以用生日划界,呼吁1至6月出生的投一人,7至12月出生的投另一人。虽然每个月出生的人数不尽相同(据此统计上半年出生人数往往较少,或可改为单双月份),需要準确计算才能订下策略,但利用生日月份的好处在于,12个月份可以按比例划界,或者为3至4名候选人配票。

当然,跟其他党派的候选人制订配票策略,需要事先详细协商,才可确保双方或多方能妥善执行,并广收宣传之效。这就不是策略问题,而是政治问题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